全部详细分类

站长推荐

网友上传SWAG高清无码中文字幕国产AV明星女优欧美三级港台三级日韩三级极品探花热门事件性爱教学

标签分类

网红主播初夜开苞自拍偷拍情趣丝袜口交深喉家庭乱伦老汉推车强奸迷奸名模空姐自慰喷水制服诱惑多人群P户外啪啪舔逼品玉巨乳肥臀角色扮演打打飞机美穴白虎厕所偷拍调教虐待颜射吞精刺激车震抽插特写极品女神成人玩具两男一女女上男下两女一男大庭广众百合拉拉人妻熟女奇葩怪癖年轻萝莉教师学生69互舔医生护士奸夫淫妇推油乳交长腿写真情趣内衣足交恋足

视频栏目

大陆日韩欧美动画三级

图片栏目

国产写真亚洲卡通欧美

小说栏目

短篇经验故事有声大作

狂欢四十八小时

陪家里人吃过了饺子我就出来了,外面还在热火朝天的放著炮把我的耳朵震得嗡嗡直响。
 
好不容易才叫到一辆出租,到了东子家发现哥几个早都到齐了,见我到了大家马上摆桌子开麻。还不到一圈我就给几个小子来了个杠上开花单砸飘,从此就开始一路糊了下去,凯子手风也挺顺。
 
到第八圈下来的时候我已经赢了将近壹仟,凯子也赢了七百多,在大鸟和小东两口子的强烈要求下只好撤局。出去找了个饭店吃过了饭,大鸟说要去他爷家就跑了,东子也要去老丈人家拜年,于是大家就散了。凯子问我有没有事,我说没有,他一脸坏笑:“今天晚上去老地方啊?”
 
老地方指的是北市的一个洗浴中心,我和凯子每年回国都要到那里找几个妞玩玩,已经成了惯例了。顺便说一下,那里的小姐特别敬业,只要你提出要求肯定满足,吮脚趾头舔屁眼儿喝精液玩冰火无所不做。于是我点点头:“今年咱俩试试三飞吧?”“OK”他挠挠脑袋:“不知道换老板没?”
 
麻了一夜咱俩都很困,于是就到凯莱开了个房,冲了一下就倒头开睡,一直睡到下午四点才被饿醒。洗脸刷牙之后出门,凯子说想到巴蜀吃火锅,叫了车就去了。人不太多,我们要了两盘肥牛几个小菜,又一人要了二两小烧,边吃喝边说以前的事情,不知不觉就吃到了七点多,我一看表,现在去洗澡显然还太早,那现在干什么去啊?“咱俩打保龄去吧?”我问他。凯子摇摇脑袋:“多鸡巴累啊……头两天听说美国领事馆那边开了家酒吧不错,正好我还想再喝点唠唠磕啥的,要不咱俩去那里坐一会儿吧?”
 
车上我问凯子那个酒吧叫什么名,凯子说叫圣什么玩意的,记不住了,司机大哥接话说:“美国领事馆那里啊?你们是说圣马可吧?”“对对对,就是它!”
 
显然我们来得早了,酒吧里面还没几桌人呢,服务的小妞问我们是想听歌还是聊天,我说聊天,她便把我们引到后面找了个桌子坐下,由于晚上有体力活动我们没叫比较有劲的酒,只要了一打克罗那,小妞笑着说:“怎么喝这个啊?还不如要喜力呢。”凯子呵呵笑道:“喜力喝多了阳萎你不知道啊?”
 
我接口说:“克罗那可是墨西哥人用来壮阳的……对了,上的时候别加柠檬,那玩意吃多了也阳萎。”
 
酒很快就上来了,咱俩边喝边唠,没多大功夫一打酒就没了,叫服务员的时候才发现客人已经不少,不少小姑娘都穿着短袖叼著烟,其中不乏盘亮条正的,收回目光看了看凯子,他撇著嘴点点头,意思是他也看到了。
 
十点半左右,酒吧里已经是人满为患了,旁边沙发上一帮姑娘小伙闹哄哄的玩骰子拼酒,其中一对儿不玩也不喝,一个劲的亲嘴,我笑笑,看看凯子:“走不?”他点点头:“把瓶里的喝了吧。”碰了碰瓶子刚想喝,忽然凯子叫我:“大君看你后面。”我回头一看,原来是三个女的正要坐下。长得都不错,其中一个正是我喜欢的类型:长发瓜子脸,眉清目秀的,混暗的灯光下看起来皮肤好像也不错。只是三人都穿着大衣看不出身材怎么样。
 
三女坐下后我仔细的看了一下,岁数都不算太小,看来在二十七八三十出头的样子,见三人穿着大衣对着酒水单研究个没完我确定三人肯定不常出来玩,叫了东西之后三人很兴奋的聊起来,还不时的抬头打量周围环境。三人都是中上姿色,尤其是我喜欢的那个长头发,十分耐看,我有些心动了,凯子把头凑过来问我:“喜欢哪个?”我说长头发的,凯子说那个太胖,他喜欢那个里面穿白毛衣的。随后两人都不说话了,各自边用目光追逐自己喜欢的女人边有一口没一口的喝酒。
 
酒吧里人越来越多,我从来不喝调过的东西,也没兴趣知道‘红粉佳人’之类的饮料里有没有酒的成份,看到她们三个越来越兴奋的样子应该是和她们喝的那些粉红大杯的东西有关。
 
已经有人开始注意她们了,必须得行动啦!凯子向服务员要了两付骰子,咱俩摇了两把,看看旁边没人注意便把一粒骰子扔到那边,然后我拿着酒瓶走了过去。长头发发现我站在她旁边,疑惑的看着我,我笑着指指她的脚下,她低头看了看笑了起来,把骰子捡起来交给我,“谢谢你啊……”我接过骰子做转身要走状,然后歪歪脑袋又转过身子:“你们怎么喝这个?”白毛衣奇怪的抬头看看我:“这个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我咧咧嘴,扬扬手里的克罗那:“这个才是女人该喝的酒。”白毛衣看起来胆子大些,笑“女人喝的酒你拿着干什么啊?”我笑着回答:“偶尔做做女人也不错啊。”三人笑了起来,我问她们:“有没有兴趣尝尝?我请你们。”“你自己来的吗?”长头发问我,我指指凯子:“和我朋友来的,但是我们没有伴,一起玩玩吧?”
 
三人互相看看却不说话,没反应?那我就当你们默许了,我伸手招呼服务员:“并桌,给我换个大点的地方。”“没地方了。”“楼上呢?”进门就是楼梯,楼上应该还有地方吧?“楼上是包房。”我低头见三女一直不说话,便叫服务员去给我看看有没有空包房,回答说有,我笑着瞅长头发不说话,长头发勇敢的和我对视了半天,最后挺不住了,扭头把嘴贴到另一个白毛衣耳朵上不知道说了句什么,两女大笑了起来。
 
还是凯子比较霸道,二话没说塞给服务员五十圆:“把这桌和我那桌都搬楼上去。”我向长头发一歪脑袋:“上去吧。”
 
三女痛快的跟我们进了包房,坐下后我问她们能不能喝酒,两个说自己能喝,一个说还可以,凯子跟服务员要了半打克罗那半打喜力,又要了一瓶芝华士十二年和一个果盘。
 
我挨着长头发坐着,凯子当然是挨着他喜欢的白毛衣了,白毛衣看来是个自来熟,没多大功夫就和凯子有说有笑起来,这边我和长头发还有另一位白毛衣话都不多,有也是她们两个人说,凯子忽然叫:“那就比!”我一看原来他和白毛衣要玩‘小蜜蜂’,长头发两人来兴趣了,叫:“娟子加油娟子加油……”两人开始比划起来:两只小蜜蜂啊飞在花丛中啊,飞啊……
 
凯子没上法国之前纵横酒场四五年,各种酒令自然玩的烂熟,白毛衣怎会是他的对手,一路输下去,没十分钟就喝掉了一瓶克罗那。“不玩了不玩了,你太厉害……”白毛衣喝掉瓶底最后一口酒后彻底认输,但这种灌酒的好机会怎么能白白放过呢?凯子不依,非要继续玩,白毛衣架不住他的软磨硬泡终于同意了,但有条件,连输三把才喝一口,没说的,同意。两个人接着玩起来。
 
我看了看长头发:“你会不会玩?咱俩也来两把?”她摇摇头:“我玩这个不厉害,总输。”“那你玩什么厉害?”她从杯子里拿出一根调酒棒:“老虎棒鸡!”
 
我哈哈大笑:“OKOK,咱俩就玩这个,我也不欺负你,像他俩一样你输三把喝一口,我输一把喝三分之一怎么样?”她转过身子面对着我:“这可是你的,来!”
 
嘿嘿,本少的酒神大号是白叫的?我一瓶还没喝完,长头发的那瓶就快见了底,“又输了你,快喝吧……”我得意的看着她。
 
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长头发竟然大方的耍起赖来,她拿起瓶子把瓶口往嘴上一沾:“好了,我喝完了!”“这怎么可以?”我大叫。“怎么不行啦?刚才又没说一口喝多少……”我哭笑不得:“好好好,算你。”
 
“怎么?不情愿啊?我还不玩了呢。”长头发挑着两条弯眉向我做鬼脸,我心里一动:这妞简直太爽了,今天说什么也要干到她!
 
我连说好好好,那咱们不玩这个,咱们玩骰子好不好?她来了兴趣:“那你得教我,早就想学了……你能不能把杯子口向下摇?”她的手在半空中比划著,两只被紧身毛衣罩住的丰满乳房随着胳膊的摇动左右动荡著,我胯下老二立刻就硬了起来。
 
“当然会了。”想当年为了耍酷我特意置办了一付这玩意,在家里练了好久呢。把六粒骰子在桌子上摆了一溜我一拍胸脯:“看我的!”说著拿起骰盅猛的向第一粒骰子挥去,一左一右的连续挥了六下便将骰子全部收入盅内然后不停晃动,最后猛然往桌子上一扣:“是单是双?”她眨眨眼:“单!”
 
“错!”我摇摇头:“是双!”她撇撇嘴:“你以为你是赌神啊?我才不信呢,肯定是单。”“赌点什么的?”我笑着看她。“喝酒!要是我对了……”她拿起芝华士倒了一满杯:“你就把这个都喝下去。”“那要是我赢了呢?”我面色不改,心想要是运气好的话,小妞你马上就要入套了!
 
“嗯……”她显然不想喝酒,我说:“你别想了,我要是赢了也不用你喝酒……”我用手指点点脸颊:“你亲我一下就行了。”尽管包房内灯光不亮,但我还是清楚的看到她的小脸顿时飞红。“你不敢那?”我向她歪歪脑袋。
 
“跟他比跟他比!”白毛衣在一边高声叫嚷着:“惠儿你肯定能赢!”我斜眼看了一下白毛衣,赫然发现凯子正搂着她,一只大手在她腰上轻轻抚摸著!靠,这小子真是神速啊!
 
凯子叼著烟向我挑挑眉毛得意的一笑,妈的,居然已经搞定了?我刚才光顾著玩老虎棒子鸡压根就没注意他俩是怎么勾搭上的。
 
“惠儿你怕啥啊?大不了亲他一下还能少块肉是怎么的,比,跟他比!”白毛衣靠在凯子身上,一只胳膊使劲的挥着。
 
长头发一咬牙:“比就比!我就不信了,开!快开!”
 
我看看她,一本正经的说:“我说你可想好了,咱们这可是玩真的呢,别输了又赖帐。”“谁赖了,你开吧。”我做足架式,慢慢掀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