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详细分类

站长推荐

网友上传SWAG高清无码中文字幕国产AV明星女优欧美三级港台三级日韩三级极品探花热门事件性爱教学

标签分类

网红主播初夜开苞自拍偷拍情趣丝袜口交深喉家庭乱伦老汉推车强奸迷奸名模空姐自慰喷水制服诱惑多人群P户外啪啪舔逼品玉巨乳肥臀角色扮演打打飞机美穴白虎厕所偷拍调教虐待颜射吞精刺激车震抽插特写极品女神成人玩具两男一女女上男下两女一男大庭广众百合拉拉人妻熟女奇葩怪癖年轻萝莉教师学生69互舔医生护士奸夫淫妇推油乳交长腿写真情趣内衣足交恋足

视频栏目

大陆日韩欧美动画三级

图片栏目

国产写真亚洲卡通欧美

小说栏目

短篇经验故事有声大作

迷奸迷奸大姨子

我大姨子名叫海鸥,比我老婆大3岁,我和老婆是开服装店的,大姨子算是帮忙,天天在店里,她的姐夫长期在外面的公司上班,很长时间才回来一次,孩子在他奶奶家寄养。她们姐俩身高、体型都很像,唯独长的不太像。我老婆比我大姨子漂亮,可就是没有她姐姐那种风韵。
因为没有我老婆漂亮,刚结婚时我还没注意她的姐姐。但后来越来越觉得大姨子有女人味,真想找个机会上她。但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她们姐俩都是非常正经的人,要想和我的大姨姐通奸是不可能的。于是我就想到了迷奸的办法。
其实要想迷奸哪有小说上写的那么容易,首先药就弄不到(不知道广大的色友是怎么弄到的药,我估计有很多都是在那乱编的)。我先是去保健品商店去买。我需要的是催眠的,而且必须绝对好使,不能有记忆。可保健品商店卖的都是催情的。问了好几家,都说没有催眠的,说是卖那个东西犯法,不敢卖。(也不知道是真不敢卖,还是不是熟人不会卖的)
保健品商店买不到,我又想了一招,用安眠药,其实买安眠药也是个问题,也不让卖,后来跑了好几家药店,好说歹说,才有个年青店主肯卖给我。这还是我撒谎,说我奶奶睡不着觉。
买回来安眠药,我先拿我媳妇试试,别到时候不管用,干到一半她在醒了。我可死定了。
晚上,我拿了两片药辗成粉末,下到饮料里给我老婆喝,我老婆才喝了一口就说苦。我晕,这他妈可怎么办,先别说这安眠药管不管用,这么苦大姨子哪里会吃啊。特别是她姐俩都挑的很,一般东西都不吃。那嘴才好使呢。害得我赶紧说可能是饮料过期了。然后就扔了。还好老婆没有怀疑。
这安眠药这招又不行了,还得想别的办法。有道是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对了,在网站上找,网上肯定有这类产品。
你还别说,真没让我失望,很快就找到一个名叫催眠香水的产品,说是喷一喷就可以让女性昏睡过去,然后怎么弄她都不会醒。因为色迷心窍,跟本没去想过真假。就花300来块买了一瓶,谁知道一用跟本不好使,假的。
这回给我弄的好不心恢意冷,眼看着我大姨姐美妙的身体天天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想上她的愿望一天比一天强烈。有时候做梦都能梦到和我大姨姐上床了。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好事却主动找上门来了。我一个铁哥们(一起吃喝嫖赌的)有一天神秘兮兮对我说:我前天把李莎莎给干了,真他妈爽哪。我自然不相信。骂他说:你想她想疯了吧,她一直不鸟你,她让能让你干了。李莎莎是张翔一直追求的对象,长的很漂亮,人也风骚,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同意和张翔在一起。他得意的说,山人自有妙计。原来,前两天他们一帮朋友在KTV喝酒,张翔给莎莎喝多了,又在酒里下了迷奸药。趁朋友上楼蹦D时就锁上门把莎莎给干了,干完送回她自己宿舍时又干两炮。第二天连莎莎自己都不知道被干了。还要找张翔在一起喝酒呢。
我一听,这不正是我想要的东西吗。连忙问,你那药在哪弄的,还有没有了。张翔说,在D厅有个人偷着卖的,现在看不到他人了。还剩2粒,我还得自己留着用呢。我一听,急了,我给你200元钱,买一粒。张翔笑着说,逗你玩呢。咱们谁跟谁啊,给你一粒。
我连忙说:走,这就去取去。张翔说:你忙什么啊。先告诉我,你想上谁啊?
我当然不会告诉他我要上我大姨子,这件事我谁也不会告诉的,只是说看上一个酒吧女了。
当张翔打着哈哈给我取回药来,我拿过药的时候手心都有点湿了,奶奶的,为了你,老子费了多大劲哪,今天终于到手了。
药是白色的小片,跟我买的安眠药差不多,不过看着比安眠药精致多了。我看着药片,说:这药怎么下啊,有没有苦味啊。能挺多长时间啊。张翔:“下到饮料里,速溶的,怕溶的慢你就弄碎了下,什么味道都没有。具体我也不知道能挺多长时间,不过5、6个小时以内是没问题的,我干莎莎的时候干了三炮,总共过了5个多小时,她还睡的死死的呢。可能是喝了酒药效更强吧,够你干的了。
走的时候我不忘问张翔一句,这药绝对好使吗?心想,不好使我可死定了。就这一粒,我当然不能在我老婆身上试用了。张翔说:你就放心吧。哥们能害你吗?
有了药,还有个问题就是怎么下药,虽然我们天天在店里一起吃饭,但张翔告诉我这药的药效很快。10分钟就起作用。我不能让她昏在店里。得在她家里。这样的话我睡了她,她第二天还不知道,就算觉得下体有异样,也绝想不到会有人在她家趁她睡着了干了她。
要去她家就得配她家的钥匙。
于是,回到店里我说要剪指甲,管大姨子借指甲刀,她把钥匙串从包里拿出来扔给我说,用完别忘了放我包里。我满口答应着,边剪指甲边装作不经意的向外熘达。不一会,店里来买衣服的,我看大姨子忙起来了,就赶紧打车到一家开锁公司配钥匙。其实开锁公司离我家的店很近,来回连10分钟都用不上,不过,为了争取时间嘛,免得被怀疑。回来后,我把钥匙放到她包里说,嚷着说钥匙给你放回去了……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什么东风?当然是我老婆了,我跑去操我大姨子,我老婆万一半夜尿急醒了看不到我怎么办。没办法,只能等了。过了N天,我老婆也没有出过门,去上货也是当天就可以来回的,急的我团团转。
我老婆没事,我得给她找点事来干,这一天,我们三人在店里吃饭,我有意无意的和老婆说,你是不是很久没看你妈了?(我的岳父岳母家离我们很远)。我老婆想了想,说有半年多了。我说,回去看看吧。不想你妈吗?老婆说,想是想啊,但是店离不开人呀。我说,你和大姐换着回去呗,我老婆想了想,看了看我大姨子,我大姨子说,也该回去看看了。那好吧,我老婆对大姨子说:你先回去,过俩天我在回去。
我一听,要是大姨子先回去的话我还得等好几天呢,刚要开口说话。只听海鸥说:你先回去吧。我这俩天不方便,不适合坐车。我听了差点喷饭,好不容易来机会了,居然赶上她大姨妈来,我也太倒霉了吧。我连忙说:大姐,你先回去吧,这两天该上货了,欣欣(我老婆名叫欣欣)还得上货呢,大姨子听了说也好,那我就先回去吧。
耶!~~~成功了,大姨子先回去虽然得在等两天,但好歹把经期错过去了。
终于等到我老婆回娘家了,我的计划可以实施了。我打算晚上临下班时候把药下到饮料里给大姨子喝,有十分钟够她走到家了。
于是早上我老婆刚上车走。我到店里一看,我大姨子已经到店里了。我就拿了钥匙跑到大姨子家去了。我得先进去看看情况。虽然我总和老婆去她家,已经很熟悉了。
我大姨子家在6楼,我一口气跑了上去,用钥匙打开门进了屋。屋子里收拾的很干净,还有一股香味。
跑到六楼也很累的,我脱了鞋做在客厅的沙发上略微休息了一下。见卫生间的门半开呢,就站起来走了进去。只见纸篓里有几片用过的卫生纸。还有一片卫生巾,我的心沉了一下。难道她的大姨妈还没走。把卫生巾拿起来一看,基本没有什么,只有一点点黄色的痕迹,我的心塌实下来――看来已经走干净了。
出了卫生间,我来到卧室,看着卧室里的床,心想:今天晚上我就可以在这个床上干你这个小骚货了。想着想着,我的鸡吧就硬了起来。我急忙来到她的衣柜跟前。打开衣柜,里面有很多衣服,其中有一个格是装内衣的。我拿出一条粉色的内裤,套在鸡巴上,脑海里想想我的大姨子,用手撸动我的鸡巴打起了手枪。可能是用她的内裤打手枪感觉刺激吧,弄了一会就感觉要射了,我急忙收住心神,这么好的东西要留到晚上用呢。不能浪费。
我提上裤子,看到衣柜旁边就是电视,下面还有DVD播放机,我突然想,姐夫成年不在家,难到她不想吗。看看她这有没有黄片就知道了。如果她真的是暗骚的话,我说不定可以和她长期来往呢。
结果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我想像中的黄片,我跑到床前,把床垫子下面、抽屉统统找了一遍,什么也没有。我不甘心,把电脑打开,认真的查看了每一个磁盘的每一个文件夹,还有浏览过的网站,我都没有放过。结果我彻底失望了,电脑也很干净,一点黄色信息都没有。看来我大姨子真是一个本分的女人。我想了想,可能是她没接触过这些东西,也想不起来,让我来引导引导你吧。于是我奸笑着把IE的首页设成了亚洲色吧。反正我大姨姐也不太懂电脑,不会发现有人动她电脑的。问我我就说可能中毒了。
坐了一会觉得没什么意思,我关了电脑,准备走的时候,发现床头放着半瓶矿泉水。看样是睡觉的时候喝的。我眼睛一转:我何不直接把药下到这水里。她晚上睡前喝了不是正好吗。也免得她下班没回到家就晕在外面了。怎么这之前没想到这好办法呢。于是我拿出那粒药,放进了水里。只见那粒药真的融的很快,转眼间就完全看不见了。水也没有变色。我拿起来尝了尝,也没什么味道。
大功告成,只等晚上小骚娘们一喝这水。就是我的了。
我回到店里,大姨子正在那坐着吃瓜籽呢。小嘴一张一合的,小舌头翻上翻下的看的我心里好不痒痒。心想,小骚逼,等晚上有你好看的。让你的小嘴给我舔鸡吧。想着想着,我的鸡吧又硬起来了。我怕大姨子看见,赶紧翘起二朗腿挡上。
由于我媳妇不在家,所以我大姨子给我做饭在店里吃。到了晚上我去店里吃饭,我到厨房一看我大姨子正在炒菜,我趁她不备多抓了点盐放在锅里面,然后出去了。万一她不渴,半瓶水不能都喝完,药劲不够怎么办。我就是要让菜咸,晚上她才好多喝水呀。我又出去买了两瓶啤酒,打算劝她喝点。张翔不是说这药和酒在一起喝会更有效吗。该想的我都得想到,确保万无一失。
吃饭的时候,大姨子吃了一口菜。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说:菜咸了,我没放太多盐啊。我不禁偷笑,不咸才怪。我说我吃着挺好吃的呀,不咸。然后使劲往她碗里夹菜。她吃了很多菜。我心里暗喜。看你晚上喝不喝水。我拿起啤酒,给大姨子倒了一杯,说:大姐做饭辛苦了,喝一杯吧。大姐连忙说:哎呀,我可不会喝。我说:倒都倒了,就喝一杯吧。大姐说:那我慢慢喝吧。不知道能不能喝了呢。吃完饭大姨子脸有点红了。那一杯酒都喝掉了。
我在家躺到晚上8点,就按奈不住了,跑到她家楼下。想了想,拿出了电话播了大姨子的号,响了俩声。只听有人接了。该死,是药不好使还是她没喝那水呢。电话那边传来声音:小佳(我的化名),有什么事吗?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呃……我晚上吃的有点咸了,赶觉渴,下来买瓶水,你不渴吗。给你送一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