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详细分类

站长推荐

网友上传SWAG高清无码中文字幕国产AV明星女优欧美三级港台三级日韩三级极品探花热门事件性爱教学

标签分类

网红主播初夜开苞自拍偷拍情趣丝袜口交深喉家庭乱伦老汉推车强奸迷奸名模空姐自慰喷水制服诱惑多人群P户外啪啪舔逼品玉巨乳肥臀角色扮演打打飞机美穴白虎厕所偷拍调教虐待颜射吞精刺激车震抽插特写极品女神成人玩具两男一女女上男下两女一男大庭广众百合拉拉人妻熟女奇葩怪癖年轻萝莉教师学生69互舔医生护士奸夫淫妇推油乳交长腿写真情趣内衣足交恋足

视频栏目

大陆日韩欧美动画三级

图片栏目

国产写真亚洲卡通欧美

小说栏目

短篇经验故事有声大作

乱惑风月

第一章
天公不做美,鲍和他的妈妈黛在到他们山中的小屋去的半路上,遇到了大雨。
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大雨变成了瓢泼大雨,天空像是开了口似的,哗哗的雨水从天际倾泻而下,顷刻间四下一片汪洋。
雨水冰冷刺骨,豆大的雨点狠狠地砸在母子两人的身上,彷佛要把两人打散架般,透骨的寒意不断地侵蚀心头。
放眼望去,周围没有可以躲避的地方,他们只好冒雨往前走。
道路很泥泞,踏脚处积水深可即膝,母子俩艰难地顺着山间小道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慢慢摸索前进。
最后,艰难的旅程终于到头了,两人看到了他们的小屋。
“到了,妈妈,那是我们的房子!”
鲍欣喜地狂叫道,扶住了妈妈快要倒下的身子,“坚持一下,妈妈,我们就快到了,我真不敢相信我们能走到这里。”
“想不到雨会下得这么大,”
鲍的妈妈黛喘息着,雨水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来,“我们快进去吧,我身子好冷,衣服全湿透了。”
两人跌跌撞撞地爬到小屋前,鲍重重地坐在了门前的石板上,用力把灌满了泥水的靴子脱下,他的妈妈则扑到门边,摸索了好一会,把门打开了。
“我去生火,妈妈,”
鲍说着,从她身边走过,“你去换点干净的衣服吧,你看上去快要冻僵了。”
“你不换吗,亲爱的。”
黛实在是冻得厉害,身子不停地颤抖,牙齿咯咯直响。
鲍卸下背包,随手撂在门边,拖着泥泞的脚步向壁炉走去。
“我们真走运,妈妈,我和爸爸上次到这里来的时候留了点木材在里面,”
他说着,听到妈妈鞋子丢在地上的声音,“否则我们真要被冻死了。”
“你弄好了吗?”
黛颤抖着走了进来,把门关上了,“我快要冻死了,孩子。”
“马上就好,妈妈,你先换件干衣服吧。”
鲍边生火边说。
鲍堆好木柴,点着了几张纸,塞到木柴下,很快,熊熊的火焰就升腾起来。
鲍加了几根大木柴上去,看着火越生越大,然后将自己身上湿透的外衣脱了下来,把它挂到炉壁上。红红的火光照射在鲍赤裸的肌肤上,暖洋洋的,十分舒服。
这时,他听到妈妈从浴室出来的声音。
“很抱歉,孩子,我所有的衣服都湿透了。”
她边抱怨着边走了进来,身上仅仅裹着一条白色的大毛巾。
“我看我暂时只能这样了,你不会介意吧,孩子。我的衣服都湿透了,现在只能等衣服干了再说。”
“我看也用不了太久了,”
鲍向妈妈一笑,指了指炉火说,“我已经把火生起来了。”
“你也把湿衣服都脱了吧,孩子,”
黛也向儿子报以微笑,走到他身边烤起炉火来,“妈妈可不想你着凉啊。”
“好的,妈妈。”
鲍说着,捡起背包,向浴室走去。
脱下衣服后,鲍感到阵阵的寒意,天已经很晚了,但鲍不知道应该睡什么地方。
往常他总是睡在靠近壁炉的沙发上,但是妈妈怎么办呢?如果让她睡床上,那离火堆太远了,也许应该让妈妈把床也移过来,一起围着火堆睡更合适。
打开自己的背包,鲍发现自己的所有备用衣物也都淋湿了。
鲍一边冷得发抖,一边用毛巾擦干净身体,然后又拿过另一条干净的毛巾围在腰部,这才拎起背包出了浴室。
“看来我们的处境是一样的,妈妈,”
他自嘲地笑着,把背包也放到了壁炉旁,“我的东西也都湿透了,找不到一件干的东西。”
“我想你的爸爸说的对,”
黛把自己的湿衣服展开来,挂到壁炉前烘干它们,“我们不应该提前来的,弄得我们现在想落汤鸡一样。”
“哦,我不知道,也许是吧。”
鲍也笑了。
“不过,至少我们还不用为吃的发愁,”
黛走到壁橱前说,“上次我们来的时候存放了一些食物在里面。”
“看样子雨一时半会不会停的,也许会下上一两天呢。”
鲍把自己的湿衣服也展开到壁炉旁烘烤,“食物够吃吗?”
“足够了,”
黛检查了一番储藏,笑着说,“那么,今晚你有什么打算呢?我们都困在这走不了了。”
把最后一件湿衣服也晾好后,鲍转过头去看妈妈,她正在壁橱里摸索着。当她弯下腰时,毛巾掀起,从裸露的结实浑圆的大腿一直向上到雪白丰满的屁股蛋全部都一览无遗。
妈妈的大腿真美,修长、曲线又优美!
鲍有些痴迷地看着妈妈裸露的双腿,赞叹着。
它们是那么的丰满,曲线又是那么的美妙,既丰腴又不显得过于臃肿。
完美!
他出神地想着,欣赏着妈妈腿部的优美曲线,这应该归功于妈妈平时不懈的健身锻炼。
这时,黛的身子又俯下了一点。
鲍的身子顿时一震,哦,我看到了妈妈的阴户!
鲍心里狂叫着,由于黛的身子弯得很低,屁股高高翘起,致使突出的阴部露了出来,饱满的小丘上两片肥大的阴唇清晰可见。
“上帝!”
他想,“妈妈竟然没有穿内裤。”
他睁圆了眼睛,一眨不眨,死死地盯着妈妈暴露的女性的秘密,胯下的阳物顿时昂然,一股极度的兴奋从龟头直冲脑门,眼睛由于睁得太过用力忍不住流出了泪水。
妈妈的阴户真美!
他的嘴傻乎乎地张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妈妈两腿之间粉红色的那道裂缝。
“你——在——做——什——么,鲍?”
他不断地责问自己,但是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妈妈裸露的阴部。
“你现在看着的是你母亲的阴户,你再不停下来的话,你的眼睛会受不了的。”
他感到了自己内心的畸变,病态的思想开始蔓延,但他就是不能将自己的目光从妈妈的两腿之间挪开。
尽管看着妈妈的阴户时很兴奋,但是鲍心里充满了羞耻与自责。
黛站起身子,泪水顿时充盈了鲍的双眼,毕竟他的眼睛睁得太久了。
黛转过身来,鲍下意识地转过头去,嘴巴一时间却合不上。
“嗨,宝贝,你怎么了?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看到儿子古怪的表情,黛不由地问。
“哦,呃,呃,嗯,”
他结结巴巴地,脸涨得更红了,“嗯,我没事,嗯,我只是有些吃惊。”
“你怎么了,孩子?”
她看了看自己的打扮,问道,“我这样的穿着使你感到困扰,是吗?”
“嗯,我,嗯,我不知道,妈妈,”
他喃喃自语,略略转过身子,将自己毛巾下的凸起掩盖过去。
“好吧,如果你不想告诉妈妈你在想什么,那么你为什么不去拿瓶葡萄酒来,妈妈也找些吃的,我们一起喝一杯呢?”
说着,她转过身,又在壁橱里摸索起来。
“对呀,妈妈,”
他高兴地跳了起来,摇摇晃晃地到另一边放葡萄酒的储藏柜走去。
他颤抖着手,打开一瓶葡萄酒,给自己倒了一杯,趁妈妈没有注意,一口喝了下去,然后才斟满两杯。
“给你,妈妈。”
他说着,将杯子凑到妈妈高高耸起的胸前。
“谢谢你,宝贝。”
她笑着接过来,轻轻地喝了一小口,“味道真不错。”
鲍有些失魂落魄地走到炉火旁,把瓶子放到桌子上,蹲了下来,捡起一根腕口粗的木柴,正要丢进火堆里,这时,一阵急促敲门声突然传来,在风雨声中显得格外的恐怖。
“谁……”
鲍吓了一跳,站起来,脱口问道。
“有人在外面。”
黛说,恐惧和疑虑溢于言表。
“要我回答他吗?”
“好吧,不过,小心点。”
她提醒儿子。
鲍把木柴放在桌子上,走到门边,轻轻地把门打开了一道缝隙。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门外站着一个男人,手里还拿着一把手枪。
等他反应过来,正想把门关上的时候,那个男人把脚插到了门缝里,阻止了他的行动。
“怎么了,孩子?”
黛在里面大声问。
“一个男人,还有枪。”
鲍一边说着一边拼命要把门关上。
“不是你的邻居,朋友。”
那个男人冷笑着慢慢把门顶开,同时把枪对住鲍,“很遗憾吧,我不是你的邻居。”
“你,你,你想干什么?”
鲍看到无力阻止这个陌生人进来,只好向后退开,让他进了房间。
“哦,哦,我只是想找个地方躲雨,亲爱的女士。”
陌生人桀桀地笑着,用枪指着鲍,让他离自己远点,“像这么恐怖的夜晚还是少问几句吧。”
陌生人环视四周,然后走到黛的跟前。
“哦,哦,”
陌生人说,“看来我们是要开什么晚会呢,是吗?”
“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她问,脸居然有些红。
“看起来,一个寂寞难耐的女士正打算和自己的小情人在深山中幽会呢。”
他揄挪着,一边慢慢地把湿衣服脱下,随手丢、在地上。
“无礼!”
黛呸了一口,“你不但闯进了别人家里,还信口侮辱我们。这是我儿子,你是哪个混蛋?”
“我叫什么并不重要,如果你觉得有必要,你可以叫我汤姆。”
他不怀好意地笑了,指使鲍离开火炉,“我只是从你们的打扮得出的结论,看你们俩半裸的样子,谁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的。”
“我们今天下午走了很久才到这里的,我们的衣服也都全湿了。”
黛徒劳地解释着。
“嗨,嗨,夫人,用不着向我解释,”
他说,“这样或那样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
接着,他的脸上浮现出淫荡的笑意,然后一边盯着母子俩,一边走到炉火旁,烤着自己的手。
房子里静悄悄的,只听得见门外的唿啸声和壁炉里木柴燃烧的噼啪声,这时,陌生人又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