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详细分类

站长推荐

网友上传SWAG高清无码中文字幕国产AV明星女优欧美三级港台三级日韩三级极品探花热门事件性爱教学

标签分类

网红主播初夜开苞自拍偷拍情趣丝袜口交深喉家庭乱伦老汉推车强奸迷奸名模空姐自慰喷水制服诱惑多人群P户外啪啪舔逼品玉巨乳肥臀角色扮演打打飞机美穴白虎厕所偷拍调教虐待颜射吞精刺激车震抽插特写极品女神成人玩具两男一女女上男下两女一男大庭广众百合拉拉人妻熟女奇葩怪癖年轻萝莉教师学生69互舔医生护士奸夫淫妇推油乳交长腿写真情趣内衣足交恋足

视频栏目

大陆日韩欧美动画三级

图片栏目

国产写真亚洲卡通欧美

小说栏目

短篇经验故事有声大作

妈妈的老公们

我出生在中部一处非常偏僻的山里,我的爸爸张天送和他的兄弟六人,向政府承租了五十多亩的国有林地耕种。爸爸在兄弟六人中排行老二。伯父叫天发,三叔叫天福,四叔叫天伦,五叔叫天意,六叔叫天浩,都还没结婚。我的妈妈叫惠媚,小爸爸十来岁,生了两男一女,我是老三。我的大哥叫文忠,大我快两岁;二哥叫文雄,大我不到一岁;我的名字叫美华,大家都叫我阿华。
 
  爸爸兄弟三人因为承租的林地面积太大,所以分别在两座山腰中,用竹片混着黏土,盖了两座三合院式的房子,伯父和四个叔叔住一处。
 
  晚上睡觉时,爸爸和妈妈睡一间,我们兄妹三人睡一间,因为我年纪还小,所以有时我也会和爸妈一起睡一间。
 
  记得是我小学四、五年级时,一个暑假中的早上,爸爸起床后就到山里工作了,两个哥哥也不知跑到那里玩,我在庭院中追逐着一群觅食中的鸭鹅,等待妈妈带我去溪边洗衣服。
 
  “阿华,爸爸和妈妈呢?”天福叔在竹篱笆外,一边走进来问着。
 
  “爸爸到山上工作,妈妈在屋里。”我回答着,手里拿着小竹棒在追着一只大笨鹅。
 
  我在庭院玩了一会儿,后来,终于觉得很无趣,想要妈妈赶快带我去溪边,教我洗衣服,这样我可以一边玩水;于是我走进屋里,听见哥哥的房间传来奇怪的声音,我走到门边偷偷地向房里看,原来是妈妈和叔叔在里面。
 
  这时,我看见地上散落着要洗的脏衣物,妈妈弯着上身站在床边,双手顶在床上,上身的衣服脱掉一半;叔叔站在她的后面,双手抱着妈妈,裤子掉到上,身体一前一后用力的向妈妈撞着,嘴里说着:“骚货,我要插死你的……大骚穴……”
 
  也许妈妈被撞的很痛,所以妈妈的嘴里不断的叫着:“哎……呀……死天福……你……轻点嘛……哎……哟……一大早的……喔……哎呀……你……好大的鸡巴……要插死我了……”
 
  我看得心里很害怕,于是我赶紧跑到外面,想找一根大棍子,帮妈妈打欺负她的天福叔叔;最后,我终于找到一根很粗的大棍子,我急冲冲的回到屋子,大声的喊着“妈妈,不要怕,我这里有根大棍子,可以帮你打叔叔!”
 
  我连跑带跳的踏进哥哥的房间内,结果我看到叔叔已经躺在床上了,妈妈正坐在叔叔的身上,双手按在叔叔的肩上,满脸红通通的,嘴里不断的喊着:“喔……喔……好美……太舒服……快……你泄了……喔……我……也快泄了……喔……喔……”
 
  “妈妈,你打赢了?”我带着不解的眼神问着,妈回头一看到我,脸红的更厉害,连忙爬下床,把衣服穿好,拾起散落在地上的要洗的脏衣物,拉着我的手走出屋外;我回头看着床上的叔叔,可怜的叔叔,身上的衣服都没穿,被妈妈打的躺在床上直喘气……
 
  “阿华,刚才的事你不要告诉任何人,知道吗?否则被爸爸知道了,又会和叔叔打架的。”一路上妈妈叮咛着,我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我坐在溪边看妈妈洗衣服,一边帮妈妈剥洗衣用的皂果,把剥好的皂果放在木盒里;一边用皂果子丢打水中的小鱼虾,玩了一阵子,觉得很无聊;这时我看妈妈已经洗好衣物,她拧着毛巾擦拭着脸,于是我跑到溪中的大石缝间,转来转去的抓寻小鱼虾,我躲开妈妈的视线,渐行渐远,不知不觉的把衣服弄湿了,我想脱下衣服,找块大石头将衣服晾乾。
 
  我转头一看,原来妈妈的衣服也湿了,她光着身子、屈着腿正躺在一块大石上呢?我正准备跑去时,突然,我看到天发伯父也光着身子爬上妈妈躺的大石块上,我想:“难道天发伯父也把衣服弄湿了?但他没洗衣服,也没玩水或抓小鱼虾……”
 
  于是,我偷偷的从大石缝间转到离他们较近的一块大石块后,我伸头一看,我看见天发伯父下身正压着妈妈,一只手抓着妈妈的大乳房捏着,一只手放在妈妈的大腿中间挖着,他的嘴埋在妈妈另一边的大乳房上吸着,妈妈嘴里咿咿唔唔的说着:“大伯,啊……唷……我的大骚穴……被你弄的……发养了……嗯……嗯……快……嗯……快……把大鸡巴……放进……浪穴里……喔……喔……”
 
  这时,天发伯父忽然翻个身,仰身躺在妈妈的身边,我看到天发伯父的小鸡鸡变得像一支大肉棒,硬梆梆的竖立着,这时天发伯父说着:“小骚妇!先用你的小嘴帮我含一含,好让我的大鸡巴给你插个爽快……”
 
  天发伯父说完,妈妈连忙转身爬到天发伯父的身上,低下头,左手握着天发伯父的大肉棒套弄着,张开就把大肉棒吃到嘴里,右手握住天发伯父鸡鸡下的蛋丸,不停的捏弄着……
 
  “亲大伯!你 的大鸡巴……好粗……我爱死它了……小浪穴含的舒服吗……?”妈妈吐出天发伯父的大肉棒,双手不停的在鸡巴上套弄着,她撒娇的说着。
 
  天发伯父被妈妈吸的两腿蠢动不已,大肉棒涨得更粗大,两手在妈妈浑身的细皮嫩肉的两只雪白大乳房上乱摸一番,妈妈似乎被摸得很难过,急忙起身,分开双腿跨坐在伯父的小腹上,右手一往下一伸,抓住涨硬的大肉棒,闭起眼睛,用劲的往下一坐。
 
  “喔……好大伯……哼……嗯……你的大鸡巴好粗……哼……小穴好涨……好充实……唔……哼……小穴被干得……又麻……又养……哼……嗯……”
 
  妈妈的腰不停的摆动,粉脸通红,大气喘的不停,那浑圆的大屁股,上下左右,大起大落的扭动着,动了一会儿,妈妈人就趴在伯父的身上,伯父一翻身把妈妈压在大石上、屁股狠劲的前挺,顶得妈妈闷哼出声音!
 
  “哎……哎……亲哥哥……哼……嗯……小穴美死了……唔……你的鸡巴好粗……唔……小穴被干得……真美……好……好舒服喔……哥哥……哼……唔……我不行了……唔……快……再用力顶……哎……要丢了……啊……丢啦……”妈妈的头发凌乱,粉脸不断的扭摆着,嘴里的叫声也渐渐的高昂……!
 
  “小浪妇!你的小穴……夹的……好舒服,天发哥……哥也丢给你……了……”天发伯父快速的顶了几下,人就趴在妈妈的身上……
 
  妈妈和天发伯父这一幕,让年幼的我有着一种无名的刺激感,心中也充满了无限的疑问;我又偷偷的从大石缝间转到离他们更远的地方,不一会儿,我听到妈妈叫我的名字,我才从石缝中出来,这时,我看妈妈正收拾洗好的衣物准备回家,而天发伯父早已不在了。
 
  自从那天看到妈妈和天发伯父、天福叔叔发生的事后,我就一方面偷偷的注意大人们的事,一方面偷偷的观察,男人们肚子下的小鸡鸡,和我微微涨痛的胸部、还有我尿尿的小肉洞。
 
  有一天晚上,我睡在爸妈的房间内,半夜,懵懂中,我被身边爸妈的说话声吵醒。
 
  “惠媚,中午天发哥说东边山区有一区竹笋快可以收了,今天下午他要下山去和山产贩子谈谈,大概两三天后才回来,我明早会先去天发哥家一趟,问问三弟看大哥有没有交待什么事?”
 
  “死鬼,你们不在家,他们四个就可以整晚轮流的干我干得过瘾,你明早是不是想过去看看你老婆是怎样被干的。”
 
  “哟,我还没走呢,你这个小淫妇就想轮着来了!”
 
  “死天送,你还说呢?当初我十六岁时,刚嫁给你没几天,你们兄弟第一次六人一起玩我时,是谁说:山中里人家,饮食般男女,山里的人都是这样的。你还记得吧?”
 
  “好了,好了,好太太,你生了三个父亲不知是谁的孩子,我也没说什么?来,来,看样子不把你干得爽歪歪,你还会整晚说个不停……”
 
  “哎哟……死天送……,孩子……哼……还不是你们六兄弟……天天轮流……没一年……就弄出来的……杂种……嗯……哎呀……亲哥……涨死小穴了……”
 
  我悄悄地侧翻的转身,眯起双眼,透着窗外进来的月光,我看到爸爸趴在妈妈身上,两双分别抓着妈妈的大乳房,用力的揉着,他的屁股一上一下狠劲的撞着,我目光往下一看,爸爸的鸡鸡变的那么粗黑长大,抵在妈的阴户上,用力一挺,就整根埋入,然后一会抽出,一会送入,那个样子真有趣,我禁不住看下去。
 
  “哎呀……亲哥……插死我了……哼……顶……哦……你今天……好强劲……唔……大鸡巴……喔……喔……我舒服极了……”妈的嘴里发出一阵阵的呻吟声,像是生病却没有痛苦,就像那天早上天发伯父、天福叔和妈的情景。
 
  “喔……好爽……好舒服……骚货……你的小穴夹的……大鸡巴好……酥……爽死了……夹的好……够骚……喔……今晚老子……就把你干个爽死……”爸爸健壮的身躯紧压着,狠劲不停的抽抽送送,妈也扭动着屁股,迎合他的抽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