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详细分类

站长推荐

网友上传SWAG高清无码中文字幕国产AV明星女优欧美三级港台三级日韩三级极品探花热门事件性爱教学

标签分类

网红主播初夜开苞自拍偷拍情趣丝袜口交深喉家庭乱伦老汉推车强奸迷奸名模空姐自慰喷水制服诱惑多人群P户外啪啪舔逼品玉巨乳肥臀角色扮演打打飞机美穴白虎厕所偷拍调教虐待颜射吞精刺激车震抽插特写极品女神成人玩具两男一女女上男下两女一男大庭广众百合拉拉人妻熟女奇葩怪癖年轻萝莉教师学生69互舔医生护士奸夫淫妇推油乳交长腿写真情趣内衣足交恋足

视频栏目

大陆日韩欧美动画三级

图片栏目

国产写真亚洲卡通欧美

小说栏目

短篇经验故事有声大作

各自偷欢

在一家高级住宅内,陈文狄和游小芳的卧房面对着海景,他们郎才女貌,在外表看来是一对恩恩爱爱标准夫妇。结婚五年了,他们的生活都在平淡中渡过,就连性爱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刺激。这一天晚上,他们的举动很奇怪,小芳自己走了出去,然后文狄也外出了。到底是什么原因,并没有人知道。
小芳本来已经美艳可人,打扮一下,自然更惹来狂蜂浪蝶。她烛自坐在夜总会,贪婪的目光早已射到她身上。程南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他一直在注意着小芳,一会儿后,她终于走了过来。“小姐,我可以请你跳只舞吗?”小芳看看程南,斯文中又带点英伟,于是点了点头。两人相拥在舞池翩翩起舞。“你一个人来么?”“哦!”小芳低下头来,她有点拘谨。“我叫程南。”经由他们这些不痛不痒的交谈,使他们无形的把距离拉近了不少。九点钟之后,所有的舞曲全是慢节拍的音乐,那些灯光也开始一盏一盏的关掉,直至最后,真是伸手不见五指。
程南把那只握着小芳的手慢慢的收紧,使怀里的女让贴紧在他的胸部。程南眼看这举动并没遭到拒绝,接着又用他那搂住小芳柳腰的手,伸到小芳的背后去抚摸着。小芳为表示少女的矜持,“啊”了一声,想把程南推开,可是这一动作更使程南拥紧她,深怕让她跑掉似的。抚背的手,慢慢的往下移,而且愈搓愈用力,直到她那浑圆的屁股,他更用力的揉捏着,这使得小芳阴户里的淫水一直源源渗出。
同时,程男又用他的嘴,在她的脸上、颈上乱吻一阵。过了良久,才咬着她的耳根说道:“我们找个幽静的地方坐坐,好不好呢?”说完,也不管小芳是否同意,即拉着她的手,快速离开了那嚣杂的地方,去寻找一个幽静的处所。两人来到了停车场,程南为小芳开了车门让她坐进去,他再坐到驾驶座上,微笑着对小芳说:“我知道有个地方很好,我带你去吧!”“你不会对我怎么吧?”她担心的问道。“你放心好了,我们会很愉快的。”接着,响起了一阵引擎声,车子也驶离了市区。来到了这离市区不远的海边,遥望海的远处,有着点点的渔火,这里的确是相当的有情调的好地方。
“怎么?不错吧!”程南得意的问道。“啊!”小芳的视线,投向那遥远的海面,微笑点点头,同意了程南。“你看着我,好吗?”小芳听他这么一说,果真回过头来看他,祇是脸上带着好奇的神色说道:“什么事呢?”“没什么,我祇是想好好的看看你。”说着,他伸过手去,搂住她的肩。然而,她也没有反对,祇是朝着他笑了笑。“让我放点音乐吧!”说着,程南扭开了车内的音响,一阵悦耳的轻音乐,流传了出来。不久,程南情不自禁的把嘴凑了上去,轻轻的吻了她一下。
其实,他这祇是在试探她,当他发觉她也没有反对的意思,就大胆的把小芳搂进怀里,给她深深的一吻。趁此时,他的双手也不甘于闲着,一手去抚摸着她胸前的两个高峰,另一手伸进了她的裙内,就隔着三角裤去扣弄她那神秘的三角地带。他的手愈来愈用力的揉搓着她的乳房,而他的另一只手则扣弄得她淫水直流。这时,程南也发觉到她那小得不能再小的三角裤已湿了一大片,而他下面的小弟弟也已涨硬了起来,就用搓乳房的手脱去了她身上的衣服。
而小芳似乎全然不知似的,她已沉迷在他的爱抚爱。程南眼前出现的是两团富有弹性又白嫩的肉球,这景像刺激得他的小弟弟高挺了起来。他拉着她的手,摸向他那粗大的阳物,没想到,她却一把将那肉棒握住了,她颤声地说道:“你这里好粗、好大啊!”“大才好呀!插起来才痛快。要试一试吗?”程南知道她已需要了。于是他轻轻的除去了她的胸围,这时,整个乳房已全然无所遮掩,,他的手在她的乳房揉搓了一阵,一会儿用手捏了捏乳头,一会儿又把整个乳房握实,用力的揉、搓、捏、压、转。
过了大约五分钟左右,他的手慢慢的往下移动,来到她的小腹,他又轻轻的把那湿了一大片的三角裤褪了下来。然后用手去抚摸、扣弄她的阴户。她那丛毛茸茸的阴毛,覆盖着那桃源洞口,程南伸出了手指,插进小芳的阴道内轻轻扣弄着。小芳被他这一阵扣弄,全身痒丝丝的,淫水直流,流湿了那椅垫。她媚眼如丝,小嘴微启,不时发出“哼哼”之声。程南知道时机已到,于是,就以最快的速度,脱去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把小芳压在下面。
他不停的吻,吻遍了她的全身,吻到小芳的阴户时,他即张口把小芳的淫水吃了下去。那味道很难讲,温温的、滑滑的,还有一股腥味。“别.你别再吻了,我.我要痒死了!好哥哥,求你别.别再吻了,你吻得我心好乱啊!快停一停吧!”她受了这刺激,开始浪哼了起来。她握着程南大鸡巴的手,直住自己的阴户那里拉过去,她好像是有点儿难耐了。程南看她的阴核已经变硬,阴唇也发涨了,小肉洞里淫水直流,于是满脸得意的笑道:“还是让我来吧!”
说着,就用手指去拨开她的两片阴唇,用手扶正玉茎,对准目标,把屁股勐一沉,“补滋”一声,全军覆没。“哎呀!你那里好大!好粗!很痛啊!我不要了!”“你稍微忍一忍,等一下就会让你舒服的!”程南说着,即用“九浅一深”的做法,缓缓的、轻轻的开始抽插,插了大约五分钟后,她的屁股也已慢慢的扭动、摆动,嘴里还不停的发出淫叫声和喘息声。“啊!好一点了,啊!快!快一点,用力.用力,对了!好舒服哦!”
程南被她的淫浪声激得慾火高涨,抽插得愈来愈快,有时一插,还直抵花心。插得小芳不住地叫舒服,叫痛快!“我们换个花样好吗?”“随你吧!”程南听她这么说,就紧抱住小芳勐一翻身,这姿势也就是程南仰卧在下面,而小芳正坐在他的大鸡巴上,这意思心软是要小芳采取主动。此时小芳的下体已痒得难受,就不顾一切的在程南的身上套动着,一起一落,一上一下,下下着肉,直抵花心,让她舒服得直浪叫道:“好美啊!你的花样真行哦!”她嘴里声声浪叫,而动作也越作越快,还好他们是在这片无人的海边做这种事,否则她的浪淫声都足可把死人叫醒呢!“啊!亲哥插死我吧!我已受不了啦!快!”
程南看她似乎快不行了,于是又再次的翻了个身,姿势又回到本来的样子。随即来上一阵如狂风暴雨般的狠抽狂插,插得小芳大声浪叫道:“啊!插死小妹啦!插破我那浪穴了,快!快!我要完了,我快要完了!”果真,她真是完了,一股阴精,直冲向程南,而且,阴壁还不停的抖颤、收缩,紧紧吸吮着程南的阳具。程南的阳物被小芳的精水这么一冲,那种滋味真是难以形容的美妙,赶紧来一阵疯狂的抽插。一时,满车内尽是喘息及浪叫声。小芳浑圆的屁股摆动得更是激烈,她迎凑着程南的抽插,而她的阴道,还在不停的收缩、颤抖。
程南勐抽狠插了几百下,阳具就在小芳的阴道内跳动不已,不久,他精关一松,一股阳精直射而出。小芳被他的热精这么一射,屁股扭动得更是卖力,摆动得更是厉害,嘴里还不停的啡道:“好舒服!好痛快!真是太痛快了,好哥哥,你真会玩,你插得我死去活来了!”程南看她那副浪态,那副媚劲,情不自禁的低下头来,吻住了她的双唇。良久,良久,才分开来。“累吗?”程南深情的问她。“啊!”她满足得闭着跟微笑点了点头。“我们休息一下吧!”
两人就交颈的躺着休息。不久,两人便很快的睡着了。直至凌晨,小芳勐一惊醒,面呈不安的对着熟睡的程南叫道:“程南,程南你醒一醒吧!”“哦!”程南显得疲乏的答道。而后,又把目光移到小芳那高耸的乳房,雪白的肌肤,看得他又有些动情。于是,他伸出手来要去抓小芳的乳房。小芳一手挡开他那贪婪的手,说道:“别再不正经了,快穿好衣服吧!我们该回去了,时间已不早了!”“啊!几点了?”“都已半夜了,我妈要是发现我没回家,会给急死的。”“好吧!我们现在就走。”两人即匆匆的穿好衣服,稍加整理,程南就问小芳:“你家住那里?我用车子送你回去好了。”
说罢,即发动引擎,飞快的驶往回家的路上。半夜,街上都没人,因此很快就到了小芳的家门。“我还能再见到你吗?”他似乎依依不舍的问道。“你真的想再见我吗?”他反问着她。“那要看你的意思了。”小芳似乎在试探他。“我看,我们不会再见面了。”他回过头来看着小芳的表情。这时她的表情很復杂,似乎想问他理由,又说不出的样子。于是她点点头,低声地说道:“也好。”说完,即伸手要去开车门,程南又伸出手来抓着她的手臂,说道:“你不想知道原因吗?”
小芳回过头来看着他,然后面带微笑,带着无可奈何的表情说道:“不用了,你不说,我也晓得,我们祇是巧遇,而后互相满足对房的需求,我们祇是贪得一时的欢乐,但实际上我们两人之间是一点感情也没有,所以我们谁也不欠谁。至于原因嘛!可能我们的原因就是相同的,所以不用多问了。谢谢你送我回来,再见!”说罢,随即开了车门,住自己的住所进去。
她一进门,发现丈夫还没回来,便脱了鞋,把鞋提在手上,然后偷偷摸摸的走进她的卧房,关上房门,她什么都不想做了,于是往床上一倒,回想着刚才与程南相处的那一段美好时光。再说文狄那边。他在俱乐部中搭上一个穿着惹火的女郎,她直说肚饿。文狄为想让她上勾,就对那女孩说道:“现在已是九点了,我请你去吃些点心好吗?”“好啊!”那女孩对着文狄媚眼勐抛,很高兴的说道:“我们现在就去吧!”
于是文狄搂着她的纤腰,一起走出了俱乐部。直住那条路走去,来到了一家西餐厅的门口。“就在这间好吗?”文狄很有风度的帧求这女孩子的意见。“好的!”女孩点点头,满意的说道。“那我们进去吧!”说着,两人登上了二楼,挑选了一最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
刚坐下,服务生随即很有礼貌给这女孩子一份菜单,再把另一份菜单交给文狄。“先生,你们要点些什么?”“我要快餐。”女孩并没对着服务生说这话,而是对着文狄说道。“来两客快餐。”“谢谢。”服务生客气的说了声,转身走去。此时,文狄目光全集中在这女孩的身上,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似的。“你看什么嘛!”女孩装得不胜娇羞的模样说道。“看你啊!看你的美,看你的俏呀!”文狄也装得一脸正经的说道。不久,服务生把他们的快餐送了上来。